雨町

©雨町
Powered by LOFTER
 

【木陀】London

每次被大鸡腿喂饭或者去她主页吃自助餐(?)总会想,如果自己是细皮嫩肉的豌豆公主,她的文字肯定就是那一百床鸭绒垫子……不是说它的质地就像鸭绒垫子那样温柔、细腻,仅仅是单纯地觉得,能够读到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很奢侈啊。
顺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从去年年初左右一直到现在,她的行文风格里的“性别色彩”似乎正在慢慢地被洗去。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也证明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充实自己这方面,她付出的努力实在比我多了太多。
我之前说D.Z.写的东西像树,有风霜雨露,也有春夏秋冬;现在看来,她笔下的木心老师大概是对此最好的写照之一吧(虽然这篇的他好像由于水土不服被做成了木雕,世风日下.jpg)🤣🤣

ジェ...

好消息,琴女士和小姐妹们要搞鬼莉联文惹,吸吸

 

我身边有很多比我还认真的朋友。我偶尔对他们的言论感到惶恐,还是因为有些论据说的太专业,我也不是万事通,得百度百科一下,不然看不懂,话头也接不上。但是说实话论点就没有什么好惶恐的了。可能有富于专业性的论据,灵巧的语言表达,但是真的没有什么高级的论点乃至高级的言论,因为言论的核心只能是论点。看啊,“一切动物平等,但是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一切(论据忽略不计的)论点的存在都具有合理性,但是有些论点比其他论点更合理,更优越。”是这样吗?

失樂忘川東京都:

  我觉得言论这种东西没有什么高级不高级的……如果从嘴里说出的话被定性为“言论”的话,发表和聆听的人只要着眼于观点,讨论...

 

给mqm小姐

呃……其实,抄袭这个事,我还真算不上当事人,只是提供一些证据,为真正的两位(其实是三位甚至四位)当事人说几句话而已。在版权这方面,我们算不上有过节吧?还是说您……也曾经对我的风格非常“欣赏”?如果您只是对自己和林独倾老师去年那些事,或者说对我那句“林独倾真的非常讨厌你”有些想法,那我现在解除屏蔽就好。我们借一步说话。

 

我们不是她的老师或者她的家人。检讨可以重写,也可以当自己没写过。只是,希望她不要不上不下的。这样下去,问题不会真正得到解决,她也不太可能得到预想中的好结果。
又及:在现实生活中要是还像她这样讨价还价,后果会多有严重就不用我说了吧。

庄 严 无 量💎:

我其实不相信到了8012年了还有人需要知道道歉究竟有哪些步骤.道歉多么的简单——
①“对不起/我很抱歉.”
②我具体做了什么让您不舒服的事情
③经过您的说明 我现在知道了您为什么不舒服 我感到愧疚/事情不是您知道的那样 其实是xxxx 我在此具体向您说明
④综上所述 对不起 我很抱歉/希望您再次考虑.
如果嫌这个麻烦 那就只要第一句话好了 对不起...

 

  唉。其实兔总,墨觚,还有我,都不止一次说过了,如果有异议可以自己出面据理力争,我们不害怕,更不阻挠。您现在是什么意思呢?“我很抱歉”,“但是”?说实话,讨价还价的道歉,还不如不道。您不觉得屈辱, 我们都替您屈辱呢。

  您说:“或许是我只能看到对自己有利的一面,您的言论难道不是严重的网络暴力吗?”说实话,读到这里我已经开始为您感到惋惜了。您有那么多富有同情心的朋友,却没有一个朋友帮助您提高说话的水平。您若是真想说服我们,您受到了网络暴力,不能没有一个客观的切入点。您倒好,毫无遮拦地把自己的利害当成了根本论据。抱歉,恕我直言,这话实在是太没有水平了。

  您...

 

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啦。老是重复类似的内容也没意思。不甘寂寞的各位好自为之吧。

想问一哈搭噶
提起我的话第一时间想起的是我的哪篇文或者单纯哪段文字

 

爱与生的苦恼年代纪

我zqsg大哭,我还要拖家带口给郁二狗女士的盒子前放麦当劳和悦诗风吟,还要放外带烤鱼加十包爆珠😭😭😭😭😭😭😭😭😭😭😭😭😭😭😭😭😭😭
正式宣布跟小公主是牢不可破少女联盟了15555555555555551

庄 严 无 量💎:


纯属jibberjabber的离题神话故事.


 与少女盟友@雨町🍒快乐创造历史!(bushi




牧野小百合死后经年她的心理医生终于也从这世界上离开,尸体就葬在她的同学麻...

 

荒庭初雪:

“我梦见我在漂流,从一座山谷到另一座,脸上盖着湿衣服。然后我又梦见自己在乌鸦的巢里醒来,抱着您的头盖骨。第三个梦里,我光脚踩过巨人的指甲,有一些是红色的,有一些是黑色的。第四个梦里,您就着煤油灯的亮光往生羊肉上小心翼翼地倒橄榄油。”
“我也梦见我在漂流。并且梦见你在岸边,浑身赤裸。然后我又梦见你在一棵树下,手里的头盖骨天灵盖上有个没点燃的蜡烛。第三个梦里,你身首异处。第四个梦里,橄榄油洒了一地,你说梦做得太多,太思念我,想先接吻,再理会羊肉。”


 

【国太无差】对不起这个太沙雕了我不想打cptag

*重度ooc,捏造剧情有
*对不起 破产姐妹是真的很好看
*来自与 @富士山杨梅 的聊天记录

  太宰:“国木田君,我想知道你十八岁的故事。”
  国木田:“过来写会议纪要,不写就卷铺盖滚。”
  太宰:“那我要是写完了你能考虑一下不?”
  国木田:“你倒是写啊。”
  太宰没一会儿就写完了:“来来来来来来。”
  国木田回头看了一眼,继续敲键盘:“你说的十八岁是一整年还是最开始那一天?”
  太宰:“最开始那一天吧。让你讲完一整年,听到头半个月的事我可能就后悔了。”
  国木田背对着太宰直翻白眼:“行吧,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在上班...

 

【嘉艾】在愿望的最后一个季节(二)

*(一)

  艾比今天出门练舞,穿的是外套和运动裤。回家之后她就把自己脱得只剩舞蹈服,然后去厨房开火。“那啥,”她拨拉着平底锅里的蛋,头也不回地对嘉德罗斯说,“我刚刚要是放你出去了,你想干嘛?出去搓一顿吗?”
  “你废话。”嘉德罗斯恨恨地坐在餐桌前,一只手托着腮帮子。
  “去西餐厅搓一顿?搓一盘鱼子酱?一盘鹅肝?”
  “西餐难吃死了,还有一堆臭讲究。”嘉德罗斯想起老爸告诉他大胸女人要来家里住下的那天,就是去市中心吃西餐。他以为鹅肝外边有炸面包屑,口感肯定跟鸡米花差不多,连叉了三个拼命往嘴里塞,结果又苦又腥,像不新鲜的血豆腐混着排骨上的肥肉。
 ...

 

那个,今天入了姜饼人,应该不会很快出坑,想加几个好友🙏🙏🙏🙏
我目前樱桃饼干激推,副推黑莓姐姐,id为了复制方便评论区给,请多指教了

 

【嘉艾】在愿望的最后一个季节(一)

*第一次写嘉艾请多指教啦
*本来打算一次性写完,算了再冒险来一次死亡连载(

  嘉德罗斯在艾比的家里闷了三天,终于憋不住了。可就在他收拾一通,背着大登山包在鞋柜旁掏皮夹子,一张一张数钱的时候,艾比买火鸡面回来了。嘉德罗斯自认倒霉,狠狠啧了一声,拿定主意多数了三张大钞,不是拍在鞋柜上,直接拍进艾比手心里。“我腻了,走了。”他昂着头,像只小公鸡似的对她说。
  艾比低头看看钱有多少,看完一瞪眼睛:“你搞得像叫鸡一样干什么?”
  “叫鸡要把钱放进胸罩里,你有吗?”嘉德罗斯切了一声,伸手推艾比肩膀,想把她从门边挤走。结果艾比放下塑料袋反过来推了他一把;按她那点小劲儿,这一推...

 

缺心眼老婆粉深夜发言2

  说起来,某天空间里搞了一个所谓的“国厨落泪合集”,大家都在转,都在劝原po善良,结果他妈的,很丢人,佐佐城女士那场我没哭,至少没为她死了伤心,真让我哭出来的是老国对老宰咬牙切齿地说“你不要小看我的理想”;ova我也没哭,这他妈的有什么好哭的,“我救不了你但是我能跟你死一块儿”,是下下策中的下下策,要换成真的暴躁老姐,做鬼都要跟阎王爷打小报告;至于老陀借刀杀人啊、跳直升机啊,就更没什么好哭的了,你不要跟我提善良或者是别的什么,我把自己当成一般通过横滨市民嘤嘤嘤地写武侦兄弟连亲亲抱抱举高高与其同呼吸共命运的日子早八百年过了,现在说白了我只关心故事好不好看,能不能自圆其说。搞男人是我自...

 

  睡不着,想起野狗我推。没法把气话贯彻到底,没法死外面从这儿跳下去。
  开学前一天翻看高木直子的绘本,恰好掉出好几片16年画的东西,边上用剪刀剪的,手艺很粗糙,画工当然也不怎样。除此之外还翻到了土佐料理,就是“盐拍鲣鱼”那道菜。又想起当年查证老国爱吃什么东西,认真地写了个考据,“鲣のたたき”(刚查了一下,是高知菜,现在有了译名,叫“鲣鱼半敲烧”。之前想的太简单了。)基本等于盐拍鲣鱼之类。(搞得我好想重出江湖好好搞一下考据……)总之想起这些就忍不住感叹,我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到现在看还是很有趣,可是现在不管是粉还是路人,对他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工作狂、钢铁直(处)男、一根筋、天真...

 

(1)我是因为被同一个人日lof日得太频繁,所以才用网页版关掉通知的。这事我很早很早就会干了。但是关掉通知不代表我今后不看消息列表,也不代表我就此听之任之。至于我有没有、会不会骂得很难听,取决于博客内容的隐私程度。不过就算是再难听,我印象中也没有难听到微博暴民拖家带口骂架的程度吧。如果有,可以截图,我会公开道歉,争取下次温柔一点,委婉一点,效率一点,技巧一点。
(2)也别太容易灰心。有什么想辩解的,有什么想纠正的,自己出面,挂个长图,我们绝不阻拦,甚至还很期待。不恰当地援引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是反派还不一定呢。
(3)头像不是主要撕点。如果是的话那将会成为我所见过的最荒唐的一件事。您因为最荒...

 

@ミゼラブルの雫
以后在这里写东方相关了。👌

 

black fart today

失樂忘川東京都:

您立志用一辈子去追求滴水不漏的虚构,这样就能展现真实的自我了吗?还是说只要让人感到有哪怕一点点搬弄文字、矫揉造作,就连最基本的诉说都要放弃吗?觉得害羞吗?觉得无地自容?您写自己是给谁看的?不写自己又是给谁看的呢?我一直相信每个人在有限的生命里都应该活成“谜底”,因为有十几个人知道问题是什么,比除您以外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问题如何解好多了。况且凭您,或者凭任何一个您要拿出来赞美的榜样,都是包不住心里那团活火的。

“关于文风的问题我会在这一年努力磨炼”。
姐啊你看看你是怎么磨炼的(黄豆呲牙)

ANRIO临川:

借一下兔子老師的截圖。我覺得這個鍋我背了不止一年了怎麼還不消停。以下是我和墨小姐的私信記錄,我沒有覺得我很咄咄逼人,也沒有所謂大佬教訓新人的姿態。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閱讀順序從下往上。

真是驚了。

 

【瑞金】Smells Like Teen Spirit

*给我宝贝老yo的生贺!@yoyo靡音
*是现pa,两人是邻居关系。

  越过沙发多走两步,就是没有门的厨房;格瑞啪啪地拍瓶底,最后一大坨番茄酱终于掉进锅里,跟着没烧开的自来水在锅底慢吞吞地蹭来蹭去。他管要被煮出来的这东西叫“番茄浓汤”,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冒牌番茄浓汤端上桌之前,金一直蹲在沙发前擤鼻涕,看一部叫《火烧红莲寺》的武打电影。格瑞煮汤没水平,被当成怪孩子,金也好不到哪儿去,一看港片就睡着,《火烧红莲寺》是个台湾导演拍的,他反而要夸香港人拍电影真好看。也许是怪孩子之间惺惺相惜,番茄浓汤端上桌就从没剩过,至于《火烧红莲寺》或者其他电影,金说是谁拍的,就是谁拍的。“喝汤。”格瑞...

有什么想说的明天再补充,我先放这儿给大家开开眼。

兔玉涛女神保佑你:

不好意思 占tag致歉 但我想 这一次是该让大家了解一下冬巡圈和太芥圈大佬墨清明老师了

开放转载授权
什么时候删看我心情:)
墨清明ncf我见一个杀一个 请大家自己判断吧

 
 

大声bb

咱们送您的u评可有两千字呢,哭惨的时候可千万记得要给好心肠小姐妹康康哦!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嘛!不然的话就是我们帮您公开了,嘻嘻!

 

洗浴中心固定小广告一则♨

是兄弟就一起来砍我!

另类美学洗浴中心:

“欢迎来到洗浴中心 在这里你不仅可以洗头 还可以洗jio 甚至可以蹦迪”
“此处包容接纳一切非主流小众题材 你可以写被称为‘青春伤痛’的文字 可以写令人难受甚至是不愉快的故事 可以写被称为‘负能量’的文字 加入我们的神秘组织你就可以和其中的原创文手们一起shakalaka☆”
——组长兔老板( @荒蕪之地 )如是说。


正经八百的说明:
兹有原创文组「另类美学洗浴中心」,以非主流小众题材为创作定位,目前审核一共三人,审核文除去题材要求,字数下限为500字,全票通过方可加入文组。
兔老板手下的两位小弟:
空琴/江雨町 @雨町🍰
荏苒 @薛子
审...

 

【琴觚琴】乐园港往事

*送给我少女盟友 @庄 严 无 量💎 🍄小公主的生日礼物(黄豆星星眼.jpg)
*写的很无厘头!!看着玩就好😭

  鹤梅小姐在遇见雨町小姐之前,忙着用飞船残骸给自己搭糖果屋,搭好了就在里面住着。有天她在外头晒太阳,听见驼铃丁零当啷的声音,顿时有了一种风沙要刮到脸上的奇妙预感。可当她定睛细看,脖子上挂着铃铛晃荡晃荡着走近的不是骆驼,是一匹小黑马,温驯沉默,却有点一步一瞌睡的感觉;马上坐着的正是雨町小姐,除去戴着游泳镜,其他行头都像是个地道的边塞马客。鹤梅小姐趁她也注意到自己、进而脚步放慢了些的时候再往细打量她和马儿,发现她不拉货不带人,除了一个包袱和两小桶水,马背上就驮着一个狭长...

 

【森福】睡前来一杯梦

好dei,八百年后我终于又写直男互啄雷文了(靠

こんな夢を見た:

*是文组作业&给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的生贺!对不起好久没写小野狗这篇实在有点菜😭


*关键词与标题同名!


  森鸥外曾说:福泽谕吉的头上长出白头发那天,他就明白什么是疲惫了。这话说的很怪,因为福泽生下来就是一脑门白发。森鸥外碍于职业道德,当然不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也不可能三言两语唤醒福泽头皮上的黑色素。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要是青春活力之类的东西与黑色素挂钩的话,福泽兴许是用少年白头换来了“银狼”在暗地里杀伐的不眠不休。而这事在森鸥外看来,意味着福泽的睡眠就像没拆封的压缩饼干那样,...

 

注⚠️意⚠️事⚠️項

求爷爷告奶奶了

乐园港女子图鉴:

置頂也有追加此項☞日🚫主🚫頁🚫行🚫為🚫禁🚫止


主要是因為今天有一位新的粉絲朋友 一點點了90顆心 把組長及組員嚇了個喵喵大叫((…。
是這樣的 兩位組長其實都是雷點奇特暴躁老哥來的 像這樣日主頁我們是很困擾的 是要生氣的
所以請各位旁友節制一下 fo一下就好了 不要日主頁
不 要 日 主 頁😊

 

廢土栽培

即兴补充:
是这样的,浪漫主义方向的创作应该是向前进的,应该是不同于它的外在,像打毛衣一样条理分明的。您如果只是把一个乱糟糟的毛线球送到我们手上,还想着让我们在费劲拆开的时候获得乐趣、感受您的所谓精妙美丽之处,那不好意思,人生下来都懂一点半点浪漫,随便哪个人会读会写甚至不读不写的人的心里都有这么个毛线球。打毛衣是您自己的事,不是我们读者的。

失樂忘川東京都:

唐突胡言亂語.

現如今夢也已經可以人工製作,幻燈片投射於土壤。走馬燈乘坐彩虹色Merry-Go-Round,響著鈴鐺循環播放,隨機抽取幸運觀眾——嗨美麗的小姐你好呀!能有幸請你做今夜嘉年華的女主角嗎?骨灰壓制鑽石,槲寄生串成吊...

 

失 樂 忘 川 東 京 都

其实我是用日常号做这个子博成员的xx请搭噶常来我们这做桑拿(??)

失樂忘川東京都:

——“至此,獻給我深愛的阿芙羅狄忒。”


您好,這裡是失樂忘川東京都五人女子天團。一個定位于浪漫現實主義和浮誇劣等愛情的文段集合處所。實際上是精致女人茶話會小姐妹隨意發揮胡亂爆言的極樂淨土。(


發起人:臨川 @ANRIO临川
成員:    空琴/江雨町 @雨町
            秦澤穆 @恋爱绝缘怪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