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唐辛子

 

就是很想写这么个东西(……)

  太宰趴在办公桌上,目光落在搭档那只正在键盘上忙碌的左手:手背和小指上因为昨天性质恶劣的工作还有一点伤,没贴创可贴,就那么敞着。国木田起初以为他盯一会就会开始打瞌睡,结果这家伙把那只手突然捧了起来。
  “……你好纤细啊?”
  国木田下意识地把手抽了回去,没过脑子就来了这么一句。
  太宰也愣了:“纤细?”
  直到看见太宰眨巴眼睛,他才发现这话确实不对味:“不是,你神经。”
  太宰挠头:“现在我又神经了?”
  国木田照着额头给了自己一巴掌: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咕了这么久终于做出来了xx

 

木心丨眉目

蘇州夜曲: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
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如若再晤见,感觉是远远的
像有人在地平线上走,走过
只剩地平线,早春的雾迷濛了
所幸的是你毕竟算不得美
美,我就病重,就难痊愈
你这点儿才貌只够我病十九天
第二十天你就粗糙难看起来
你一生的华彩乐段也就完了
别人怎会当你是什么宝贝呢
蔓草丛生,细雨如粉,鹧鸪幽啼
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静等那足够我爱的人物的到来

请大家自行认领!
明天还会继续做滴!

 

“眼泪是人能够造出的最小的海。”

空琴/江雨町

△凹凸世界丨跑跑姜饼人丨文豪野犬丨小英雄丨JOJO丨偶像梦幻祭丨宝石之国△

※另外还蹲东方project坑底,相关二创请走 @焦雷恋慕@KAWAHIRAKO

※原创文组 @另类美学洗浴中心

※书摘号 @蘇州夜曲

※自闭小黑屋 @三津橋 鞠

※其实只有两个人活着的偶像团体(不是) @失樂忘川東京都

※两人共用的Erotic Waste子博@十三夜

※性别男爱好女(迫真)

※不是脆皮鸭女孩也不是什么bg战士。

 

失樂忘川東京都:

  江绵绵在梦里对Mrs.Freckles说:“我的身体都是金箔,金色的幻想做的,你把它们都啄下来,送给孩子们换面包,行吗?你自己拿走我也不阻拦,那敢情更好。只要你答应不要离开我,去异国他乡越冬……”她喘不过气来,在被子里挣扎几下,醒了,直到想起刚刚梦见了什么,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傻瓜。就着窗外一点还没溜走的月光,她看见烟灰缸里几支烟头,有两条小鱼的那个打火机摆在旁边,烟盒却不见了。或许是急于回到原来的梦里,把Mrs.Freckles亲昵却仍然不失尖刻的嘲弄(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快快打发掉,江绵绵头一歪又睡过去了。睡到早上八点半她起来,雀斑女神还在客厅,颈窝里夹...

 

捞一下质问箱

https://peing.net/zh-CN/18122871541?event=0

这次不要再问我平常都看什么书了(绝望)

 

宫泽贤治丨《春天与阿修罗》序

蘇州夜曲:

称之为“我”的现象
是被假定的有机交流电灯的
一盏青色照明
(所有透明幽灵的复合体)
与风景及众生一起
频繁焦躁地明灭着
俨然是确凿地持续点亮的
因果交流电灯的
一盏青色照明
(光芒常在 那电灯却消失)
这些是二十二个月里
自感知为过去的方位
以纸和矿质墨水缀写
(一切伴我明灭
众生同时感受的事物)
得以持续保有至此的
影与光的每一环节
原样的心象素描
关于这些人、银河、阿修罗、海胆
食宇宙尘埃 或吐纳着空气和盐水
何不也各自思考新鲜的本体论
毕竟那也是心灵的一道风物
只是被确切记录的这些景色
得以记录的原样的这番景色
它若是虚无的话虚无本身即是如此
至某种程度相通于众生
(如同一切是我中的众生
故也是众生各自中的一切)
然而在...

 

饭发丨废稿

*写不下去了。大家看着玩吧。
*是第一次写MHA!

  发目明脱掉汗衫。毕业之后她继续穿那几款运动胸衣,没有海绵没有钢圈,还是能撑得满满的。“别见外啊。”她对沙发上的我说着。也许是因为知道我见证了此番壮举,一时还缓不过劲来,她又开始自顾自地感叹。“热死我了……”那时我本来想对她的不检点报以微词,可一想到这里是她的房间,就觉得开不了口。“鞋柜旁边的冰箱里应该有可乐吧。”我最后犹豫着说。她打开电视,正在不停换台:“我都喝完啦。”
  “一瓶比市价贵三块钱不止呢。”
  “哎呀,饭田君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她调到了电影频道,然后盘腿坐到铺好的大床上。这时...

本bot还提供美味冰淇淋和苹果馅饼(?)

ジェニファー山田:

別的不說。大哥抽煙(不是)

垮掉一代科普bot:

“垮掉的一代”這個詞,是指“二戰”朝鮮戰爭後,一群崇尚社會和性自由,反對對外侵略和種族隔離,支持簡單物質生活價值的青年,他們的出現是由於冷戰戰爭的創傷。這是JK創造的。

主要摘錄垮掉一代相關的作品及論文。主要是科普向(?)
請大家一起來吸垮掉一代的各位老師鴨www

 

琴女士的(冷饭)书摘号:
@蘇州夜曲
请监督我多读书少说直男骚话(……)

 

致歉。

那我也顺带问一下那篇太陀联文里 原po写的是不是有孤儿院、北极罂粟、永久冻土带的那部分呀(轻轻)

山见鹿:

OK,这个事情就结束了,并且根据之前说好的,公开道歉后我已删除之前的挂人长条。希望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也希望下次审核通过的文段真正出自你的手中。


致歉:



本人于昨日夜晚受同学邀约进入了一个文手审核群组。由于文字浅薄,未能过审,唯恐被同学看扁,随即想到了 @山见鹿 太太的文字,于是便截图盗用,果然过审。
昨日深夜,群里有姑娘向太太说起此时,鹿太前来与我沟通交涉。由于害怕 心虚,拒绝了好友申请。
上午一直在纠结此事,最终决定出面道歉解决。
上完课的...

出门了一趟没带手机,回来晚了。本子博客我会删除。有事请私信本账号。

你好骚啊:

如图所示,挂人。
与本次挂人有一定关联性的内容,当事人为 @山见鹿 老师,也请大家了解一下:
http://xuanyuzi.lofter.com/post/1e6ff372_12b6b5aac
原博文地址:
http://xiaoyueaotian.lofter.com/post/1f11b9ac_1252ef5a
(可能的)当事人博客地址:
http://lux31415926535.lofter.com
占tag致歉。本博客将会在今晚20:00删除。

14:22的再编辑:
盗用山见鹿老师文章的,与本篇所提到,(可能)写下抄袭《龙Ⅲ》文章的作者,是同一个人。

15:01的再编辑:
刚刚经过确认,域名为“louis211003”的博客不是被删除,而是被运营者改动了域名。私信内容有误,请以本博文为准。
又及:在不久之前,鹿老师告诉我,她与那个人在qq上取得了联系,并且得到了对方“自己将会退圈致歉”的承诺。
但是目前我们还是不清楚,是否她就是涉嫌抄袭《龙Ⅲ》的那位。
我会去亲自联系一下。

 

有事烧纸bot简介

👌

有事烧纸bot:

大家好 这里是由两位运营者 @雨町  @庄 严 无 量💎 以个人名义自发组织的有事烧纸bot。
接受投稿,投稿私信本bot即可。会微审。匿名请特别说明。
投稿内容要求:与林独倾/周万山/郁二狗有关。
本篇置顶下请不要评论,有问题烦请私信。

 

关于雨町小姐和江绵绵

🌙雨町小姐:
离家出走到处旅行的女生。今年17岁(自称)。
是跟人类不同的存在。
真的不是修女。黑色的修身连衣裙和白色花边领子是自己缝的。
身边的人觉得她像基督徒。不过那个神像外形的箱子,是终于知道身边人对她的看法之后很久,才在古玩商店买下来的。
胸前的月亮,她说,是缝纫魔女给的胸针。至于缝纫魔女是个什么东西,她目前还不太愿意正面回答。也许因为她有时候是完美主义者吧。胸针在下雨之前会打湿她的衣襟,某种意义上是旅行的好帮手。
性格跟鹤梅小姐有相近之处(电波系)。顺带一提,脑袋那块空了的地方,貌似后来跟糖果兼容性很好。
生气的样子很可怕。
喜欢的东西是残缺不全的东西,红色,水,火。
喜欢的食物是...

 

鬼莉联文丨死妈文学

*题目是乱起的!!不要当真!

①奎 @欲 樂 園

  鬼狐天冲那时才十四岁,刚过完没有生日蛋糕和十四根蜡烛的生日。他穿卡其色灯笼短裤,像集中营里的那些犹太男孩一样张开四肢无力地奔跑,像是沙滩上那些不幸被旅客抓到的寄居蟹。挣扎,对生活和平庸人生的无力抵抗。夏天的最后一个傍晚六点他喝了杯加冰块和粉红色方块砂糖的橙汁,之后像是喝醉了似的拉着他年仅十二岁却比他还要高三厘米(女孩子发育的速度总是快得惊人)的妹妹凯莉跑去电影院买不加糖的爆米花。同母异父的姐妹生了一头乌黑长发,纤细冷漠像橱柜里的古法人偶的凯莉小姐,十二岁学会抽烟喝酒偷窃以及逃电影票。鬼狐天冲攥着手上的墨绿钞票,口袋里装着的几...

 

❗️一则通知❗️

回宿舍再组织语言吧。大家有缘再会。

乐园港女子图鉴:

经两位组长讨论 决定正式解散乐园港女子图鉴/男子图鉴.
在此感谢各位组员 也感谢各位读者的关注.
Waving goodbye.

 

  这段时间回了趟老家,见了一些人,卷进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家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者说要为此通过写作发泄到什么地步心理才算平衡。有时候注意力需要转移,有时候需要把黑漆漆的那个部分盯紧。总而言之,我就来写点东西说点话吧。
  这个号现在我也不怎么上了。大部分时间都在日常号,跟我熟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吧。我不想公开,因为碎话太多,从私人空间的角度来说,我能容忍的人有限,想必能容忍我的人也很有限。……你可以把这里当做所谓的“前台”,只要是我觉得发在这么多人面前不难堪的文章,我基本会发在这里。
  说来,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仅仅和我有一面或者若干面之缘,就给我贴上了“老师”“太...

 

阿 宰 正 传

  “这毛虫!”
  “癞皮狗,你骂谁?”国木田轻蔑的抬起眼来说。
  太宰近来虽然比较的受人尊敬,自己也更高傲些,但和那些打惯的闲人们见面还胆怯,独有这回却非常武勇了。这样四眼田鸡的东西,也敢出言无状么?
  “谁认便骂谁!”他站起来,两手叉在腰间说。
  “你的骨头痒了么?”国木田也站起来说。
  太宰以为他要逃了,抢进去就是一拳。这拳头还未达到身上,已经被他抓住了,只一拉,太宰跄跄踉踉的跌进去,立刻又被国木田扭住了衣领,要拉到墙上照例去碰头。
  “‘君子动口不动手’!”太宰歪着头说。
  国木田似乎不是君子,并不理会,一...

 

【木陀】London

每次被大鸡腿喂饭或者去她主页吃自助餐(?)总会想,如果自己是细皮嫩肉的豌豆公主,她的文字肯定就是那一百床鸭绒垫子……不是说它的质地就像鸭绒垫子那样温柔、细腻,仅仅是单纯地觉得,能够读到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很奢侈啊。
顺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从去年年初左右一直到现在,她的行文风格里的“性别色彩”似乎正在慢慢地被洗去。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也证明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充实自己这方面,她付出的努力实在比我多了太多。
我之前说D.Z.写的东西像树,有风霜雨露,也有春夏秋冬;现在看来,她笔下的木心老师大概是对此最好的写照之一吧(虽然这篇的他好像由于水土不服被做成了木雕,世风日下.jpg)🤣🤣

ジェ...

 

我身边有很多比我还认真的朋友。我偶尔对他们的言论感到惶恐,还是因为有些论据说的太专业,我也不是万事通,得百度百科一下,不然看不懂,话头也接不上。但是说实话论点就没有什么好惶恐的了。可能有富于专业性的论据,灵巧的语言表达,但是真的没有什么高级的论点乃至高级的言论,因为言论的核心只能是论点。看啊,“一切动物平等,但是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一切(论据忽略不计的)论点的存在都具有合理性,但是有些论点比其他论点更合理,更优越。”是这样吗?

失樂忘川東京都:

  我觉得言论这种东西没有什么高级不高级的……如果从嘴里说出的话被定性为“言论”的话,发表和聆听的人只要着眼于观点,讨论...

 

给mqm小姐

呃……其实,抄袭这个事,我还真算不上当事人,只是提供一些证据,为真正的两位(其实是三位甚至四位)当事人说几句话而已。在版权这方面,我们算不上有过节吧?还是说您……也曾经对我的风格非常“欣赏”?如果您只是对自己和林独倾老师去年那些事,或者说对我那句“林独倾真的非常讨厌你”有些想法,那我现在解除屏蔽就好。我们借一步说话。

 

我们不是她的老师或者她的家人。检讨可以重写,也可以当自己没写过。只是,希望她不要不上不下的。这样下去,问题不会真正得到解决,她也不太可能得到预想中的好结果。
又及:在现实生活中要是还像她这样讨价还价,后果会多有严重就不用我说了吧。

庄 严 无 量💎:

我其实不相信到了8012年了还有人需要知道道歉究竟有哪些步骤.道歉多么的简单——
①“对不起/我很抱歉.”
②我具体做了什么让您不舒服的事情
③经过您的说明 我现在知道了您为什么不舒服 我感到愧疚/事情不是您知道的那样 其实是xxxx 我在此具体向您说明
④综上所述 对不起 我很抱歉/希望您再次考虑.
如果嫌这个麻烦 那就只要第一句话好了 对不起...

 

  唉。其实兔总,墨觚,还有我,都不止一次说过了,如果有异议可以自己出面据理力争,我们不害怕,更不阻挠。您现在是什么意思呢?“我很抱歉”,“但是”?说实话,讨价还价的道歉,还不如不道。您不觉得屈辱, 我们都替您屈辱呢。

  您说:“或许是我只能看到对自己有利的一面,您的言论难道不是严重的网络暴力吗?”说实话,读到这里我已经开始为您感到惋惜了。您有那么多富有同情心的朋友,却没有一个朋友帮助您提高说话的水平。您若是真想说服我们,您受到了网络暴力,不能没有一个客观的切入点。您倒好,毫无遮拦地把自己的利害当成了根本论据。抱歉,恕我直言,这话实在是太没有水平了。

  您...

 

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啦。老是重复类似的内容也没意思。不甘寂寞的各位好自为之吧。

想问一哈搭噶
提起我的话第一时间想起的是我的哪篇文或者单纯哪段文字

 

爱与生的苦恼年代纪

我zqsg大哭,我还要拖家带口给郁二狗女士的盒子前放麦当劳和悦诗风吟,还要放外带烤鱼加十包爆珠😭😭😭😭😭😭😭😭😭😭😭😭😭😭😭😭😭😭
正式宣布跟小公主是牢不可破少女联盟了15555555555555551

庄 严 无 量💎:


纯属jibberjabber的离题神话故事.


 与少女盟友@雨町🍒快乐创造历史!(bushi




牧野小百合死后经年她的心理医生终于也从这世界上离开,尸体就葬在她的同学麻...

 

荒庭初雪:

“我梦见我在漂流,从一座山谷到另一座,脸上盖着湿衣服。然后我又梦见自己在乌鸦的巢里醒来,抱着您的头盖骨。第三个梦里,我光脚踩过巨人的指甲,有一些是红色的,有一些是黑色的。第四个梦里,您就着煤油灯的亮光往生羊肉上小心翼翼地倒橄榄油。”
“我也梦见我在漂流。并且梦见你在岸边,浑身赤裸。然后我又梦见你在一棵树下,手里的头盖骨天灵盖上有个没点燃的蜡烛。第三个梦里,你身首异处。第四个梦里,橄榄油洒了一地,你说梦做得太多,太思念我,想先接吻,再理会羊肉。”


 

对不起这个太沙雕了我不想打cptag

*重度ooc,捏造剧情有
*对不起 破产姐妹是真的很好看
*来自与 @富士山杨梅 的聊天记录

  太宰:“国木田君,我想知道你十八岁的故事。”
  国木田:“过来写会议纪要,不写就卷铺盖滚。”
  太宰:“那我要是写完了你能考虑一下不?”
  国木田:“你倒是写啊。”
  太宰没一会儿就写完了:“来来来来来来。”
  国木田回头看了一眼,继续敲键盘:“你说的十八岁是一整年还是最开始那一天?”
  太宰:“最开始那一天吧。让你讲完一整年,听到头半个月的事我可能就后悔了。”
  国木田背对着太宰直翻白眼:“行吧,我十...